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那个夏天

粉红色的回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  

2016-05-05 21:56:08|  分类: 游山玩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龙潭乡,依傍在天柱山的后山,汽车离开宜城进入潜山境内,在距离潜山市区20公里的一个岔口,我们进入乡间小路,从这里通往龙潭。 穿越龙潭,纵情竹林,寻找瀑布,逛祠堂,听老戏,品竹酒,暂时告别都市的喧嚣,躲进这宁静的龙潭去虚度一段光阴。虚度,不是荒废,是对紧绷的都市生活的一种调适。如果你也容许自己虚度一段光阴,那么,龙潭是不错的选择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乡间水泥铺就的小路窄而蜿蜒,道路两房是人家,由于正值假期,许多屋外停了各地牌照的车辆,现在村村通,外在打工的乡亲也逐渐富裕,每逢节假日想念最多的去处就是回家,那是世间最美的风景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百年枫树在村头站立成一道欢迎的风景线,狗儿散欢地跟在主人的后面,邻家的几个少女趁着放假聚在门前,似在说着彼此的情愫,红晕泛起,悄然飞上脸颊。  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车子一直向山内延伸,空气明显越来越好,摇下车窗,清风拂面,顿时神情清爽,空气中弥漫着乡村泥土特有的味道,都市钢筋混泥土的心渐渐松软,在我们的心房呈放松的姿态。春末夏初交替之际,很多自然景物在季节前华丽转身,油菜地褪去一袭金黄,等待收获;麦田似愣头青的小伙子,正在竭力生长,等待黄袍加身;很多应季的蔬菜不约而同地到来,热闹了整个田头;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路边的一颗野生樱桃树,红通通的挂满枝头,引起了我们全车人的欢呼,热情的乡亲爬上枝头,摘下一大串熟透的果子,洗,自然不必,在这里,连放在衣服上蹭一下都省了,迫不及待地丢进嘴里,酸酸甜甜,想起了小时候男孩们敏捷地上树,坐在树上边摘边吃,还故意嘴巴吧唧声老大,树下是仰着脖子,不断地吞咽口水,巴巴等待的女孩;路边遇见棉棒加工厂,趁人不备,同行的女伴们每人抓起一把,围聚在一起,重温小时候玩得最欢的的挑棒棒冰棍的游戏,吵吵嚷嚷,玩得不亦乐乎。时光倒流,恍然如昨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越往上进入龙潭的深处,水泥路消失在尽头,密集的农户在我们身后渐渐远去,取而代之的高山,竹林,河流、小桥,我们弃车步行,登高远眺,天柱山峰与龙潭咫尺距离,正值黄金假期,无论怎么想象前山天柱的热闹和游客如织都不为过,但是这后山,这龙潭,却是一片静美和安然,如深闺中柔美的女子,不施粉黛,素颜朝天。在崎岖的山路上慢慢行,细细看,沿途随处可见的翠竹,竹枝和竹杆匀称、挺拔,修长,亭亭玉立,婀娜多姿;顺着竹子的长势向下望,竹子从山下最深处拔地而起,直冲云霄,竹叶如纤纤玉指,一袭绿衫包裹,那种融融的绿,绿的葱茏,绿得饱满。摇曳生姿,透过阳光,竹叶缝隙阳光折射成五彩斑斓的颜色,像硕大的万花筒,随风来回转动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一路走来,竹子从未离开我们的视线。抚摸路边的竹子,手感光滑凉潤,竹节处细细绒绒,竹子的纹路清晰可见,一阵风吹过,竹林沙沙作响,竹香盖过泥土,清香扑鼻。沿石阶而上,两旁竹子密密匝匝,竹林深处,愈发幽深迷离,喧哗浮躁似乎从未来过这里,只有我们的笑声在竹海中回荡,快乐在竹叶间萦绕,随性相互拍照,哪里还顾得上大师们教的光影,速度和构图,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。索性赤足在竹林间漫步,温凉的感觉让初见竹海的兴奋慢慢消停,浮躁慢慢沉淀,大脑空灵,恍若处在一个清修的空间里,静以修身,此乃天赐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朋友素裙、礼帽、披肩,在竹林间看得出神,《十面埋伏》中,也是这样一片无边的竹海,如环似阵,浩渺苍茫处,华仔在子怡额前深情一吻;金城武拉着子怡一路飞奔,一阵风来,竹海琴音,似情如竹,荡气回肠,原来大导演张艺谋也迷恋竹海,而我来这里,在龙潭,是为寻找我心中的那一片竹海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拾径而上,听见潺潺水声,紧走两步,见林间小溪在阳光的照耀下,波光潋滟,如同少女的明眸,顾盼流转,溪涧怪石丛生,溪水在岩石上纵身跳跃,飞溅出或大或小的浪花,小草,藻类植物奋力在石头的夹缝中探出身体,点缀过于清秀的溪石,凭添一抹绿,景色亮了起来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顺着山路上山去寻找瀑布的最高处,上山的路并不好走,脚深深浅浅踩在松软的土地上,绕石、踩竹、涉水,愈往上,路愈发的艰难,最美的风景总在最险处,最美的风景是我们执着的追求,终于,我们看见瀑布的真颜,百米的落差,宽大的水幅,顺着岩石一路向下倾泻,汇集到脚下的水潭,慢慢温顺下来,在潭间缓缓流动。我们忘却了来时的艰辛,不停地欢呼雀跃,沸腾了龙潭。掬一捧甘泉滋润心田,丝丝甘甜,心如林间的花儿舒展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来到杨家老屋,正值中午时分,五月的阳光有些烈,在老屋的门前,两个老人静静地坐着,看我们来,不惊不扰,任由我们随便走,到处看。祠堂始建于清初,经过两次修葺,抬梁式砖木结构,斑驳得能见木头纹理的老门和锈迹斑斑的门环依旧能见当年的精美,从前的门是风景,窗是风景,连门上的锁都是风景,钥匙精美有样子,一把老锁,精致古雅,锁住了一段岁月的静好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老屋三进两厢,现在还住着五户人家。踏进老屋,感觉阴凉了很多,随手推开一扇门,一阵吱吱呀呀,跨门槛进去,便见一灶台,由于年久,又没有瓷砖铺面,尽失明亮之色,却收拾的井井有条,墙面上的草帽、杆称、大盘箩筛都是最朴实的农家生活,主人不在,回头却见二进的门槛上有两个小女孩在玩着我们小时候拍手的游戏,想着靠近,却见两个小女孩一对眼神,起身跑开,我尾随进了一间卧室却不见人影,正欲转身,身后传来格格的笑声,小女孩们从床底钻出来冲着我笑,背后的小手里多了一只纸折的千纸鹤,是对我们百里之外寻来表示惊喜和问候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坐在百年的戏楼的看台中央,抬头仰望,明明空无一人却感觉无比的欢腾,无数凤冠霞帔,长袖当舞在我眼前,岁月是一首不老的歌,虽已尘封却无比鲜活,不经意与现代撞了个满怀,总会忆起当年的好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大山深处的人总是很淳朴, 主人热情好客,土灶火焰塞得正旺,映红主人喜悦热情的脸庞,欢迎着我们远道而来的客人。趁着主人在忙活,我们屋前院后到处溜达,窗外院庭内竹子随处可见,竹叶随风或瑟瑟作响或悠然飘落,无论哪一种形式都摇曳生姿。屋外转角处是青石台阶,一直延伸到田地,门前一颗大树和藤蔓缠绕,藤蔓倚树攀爬,沿树枝往上,在最高处垂吊下来与石阶似触非触,惹得我们在此暂时收起本性,装腔作势来一段文艺风,喜欢这种带点岁月沧桑和缠绵的味道,不薄也不厚,正好经得起我们把玩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门外的车鸣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望,只见好长的一根竹子,这是要把竹子做菜?我们诧异地瞪大眼睛。主人并不理会我们,拿来一个锯子,我们更是惊讶,只见来人将竹子打横,锯子在竹子上来回拉动,这时才开口向我们解释:这是这里的特产—竹酒,选用原始深山毛竹,将纯粮优质63℃原酒用高压微创的技术手段,注入幼竹竹胎内,伴随竹子自然生长,上吸天然氧吧,下引地下泉水,饱吸竹子精华,经过两到三年,才能自然酿造成竹酒,成品的竹酒度数在38℃—45℃不等,酒色从白色透明变成晶莹淡黄,酒的烈性也因与竹子精华融合而改变,竹酒性凉,入口甘爽,舒适清雅,沁人心脾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山里人总是轻易就能做一桌可口的菜肴,没有开席的客套,随意落座轻松吃,一边喝着竹酒,一边聊着关于龙潭的故事,端酒品茗,在这天柱的后花园恣意挥霍一段美好时光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入夜,整个龙潭明显凉了很多,车子盘旋上山,送我们来到上峰禅林借宿。第一次夜宿寺庙,心中还是充满敬畏,看见师父,赶忙双手合十,连称打扰。师父倒是随和,笑着举手合十回礼,引我们一行来到房间。撩开竹帘,打开门,我心一下子与寺庙亲近很多,不大的房间,三张床,床品清一色淡蓝格子,厚实松软,还有阳光的味道,每张床的旁边都有一张小木桌,方便我们摆放用品,一盏节能灯悬挂房顶中央,陈设简单、整洁、素雅、简朴。许是这寺庙地势太高,推开窗户,星星点点,仿佛触手可及,周围一片寂静,偶尔有虫鸣竹林的声音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“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,不敢高声语,恐惊天上人”。李白的《夜宿山寺》说得就是这样的场景吧?晨起,推门信步下楼,习惯早起的师父已经准备好了丰富的早餐,等着我们一道用餐。九道小菜做得精致,就着稀饭和烙饼,向来喜用寺庙的饭菜,不知不觉也就多用了些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用斋饭,听梵音,闻檀香,看喜鹊豋檐,陪师父在门前的水池捶打洗衣,一声声棒槌捶打衣服也嘣嘣嘣敲击心灵。从佛前走过,与佛对视,世界在尘世之外,我只听得见内心的我。临走的时候,师父拿出亲自手工炒作的山茶,让我们每人泡上一杯,尝一口,清苦却隐隐有甘甜,像修行的人,苦其心志,生清净心。车子渐行渐远,回望庙宇,飞檐翘角的后面是高山,庙里有佛,便高出了大厦,也无畏高山了。穿越龙潭,纵情竹林,寻找瀑布,逛祠堂,听老戏,品竹酒,暂时告别都市的喧嚣,躲进这宁静的龙潭去虚度一段光阴。虚度,不是荒废,是对紧绷的都市生活的一种调适。如果你也容许自己虚度一段光阴,那么,龙潭是不错的选择。

安徽安庆:来龙潭,让我们虚度一段光阴 - 安庆塔影横江 - 安庆塔影:有温度的行者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